【网评】执纪如行医
 
 

医者与执纪者,看似风马牛不相及,却又极为相似。医者,妙手回春、救死扶伤,愈身体之伤;执纪者,治病救人、防微杜渐,愈党性之伤。身体有恙,人们习惯于立即就医,但党性之疾却往往讳疾忌医。执纪者便是要学会望闻问切,主动发现党员的党性之疾,对症下药,让有党性之疾的党员回归入党初心。

党章对于纪检工作的职能,归纳为“监督、执纪、问责”三个词。这恰恰与行医人的职责一一对应。

监督相当于体检。我们习惯于定期体检,并且会在身体感觉不适的时候,去医院进行体检,以提早发现伤病。监督发挥的就是体检的作用。执纪人要求领导干部,每年都要对自己分管的同志进行谈话,并且对有苗头性、倾向性的干部开展谈话,防止干部腐化。执纪人常常把身边的案件进行剖析,通过案件进行示警教育。执纪人协助党员领导干部分析岗位的廉政风险,把监督做到源头上。这些都是对共产党员的党性进行的体检,提早发现党性的小病小痛,消除苗头、拔正倾向。

执纪相当于问诊。一个人如果有个发烧头痛的,就会去医院看病,让医生开些药治疗,消除病痛。执纪发挥的就是问诊的作用。执纪人依照党章党规党纪,对出现问题的党员干部进行立案。执纪人分析党员犯错的原因,开出党纪处方,让党员对着处方拿药——思想上松懈了,就开展党性教育;党纪国法不够了解,就努力学习。执纪人加强与受处分干部的联系,定期回访,了解干部“病愈”情况。该刮骨就刮骨,要疗毒便疗毒,对症下药,让党员认识错误,改正错误。

问责相当于手术。对于一些大病大痛,已经无法简单地通过吃药的方式方法,就能得以痊愈,这时就需要进行手术治疗。手术治疗是一种自我革新的过程,把身上的已经坏了的部分进行切除或修正,才能让人更好地活下来。问责恰恰也是这样的一个过程。小手术就像轻处分,大手术就像重处分,能够救得一人是一人。执纪人的问责如同当头棒喝,叫醒沦陷的党员。手术的目的,不是让病人感受手术过程的痛苦,问责的目的,也不是让党员感受问责过程的难受。手术和问责,都是挽救一个人健康的最后手段。

    《冠子》中提到了一个治未病的典故:魏文王问扁鹊曰:“子昆弟三人其孰最善为医?扁鹊曰:长兄最善,中兄次之,扁鹊最为下。魏文侯曰:可得闻邪?扁鹊曰:长兄于病视神,未有形而除之,故名不出于家。中兄治病,其在毫毛,故名不出于闾。若扁鹊者,针血脉,投毒药,敷肌肤,闲而名出闻于诸侯。”对于纪检干部而言,努力提高业务水平便如果行医之人提高自己的医术。真正好的纪检干部,不是一味的抓人审人处分人,而是通过监督,让当地的政治生态更加清明。政治生态良好,干部便能够守底线、明初心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更好地服务地方中心大局,为发展保驾护航。(中村乡纪委、监察组)

 
 
主办单位:中共三明市三元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三元区监察局
技术支持:福州掌控软件开发有限公司
电话:0598-8339960
您是本站第 2765053位访问者,欢迎您的到来!